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yzsjj的博客

一生有你

 
 
 

日志

 
 
关于我

因为一份缘份,我们组成了一个特殊的集体,她的名字叫399,因为一种力量,我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像一个坚强的巨人,因为一种精神,我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喷发火样的激情。一生有你,我们不惮前驱,不畏黑夜!

网易考拉推荐

移就的修辞手法  

2010-11-12 09:30:18|  分类: 语文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义】

移就也称“转借”、“移状”、“移用”,就是当甲乙两事物连在一起时,把原来属于甲事物的性状词语移用到乙事物上的一种修辞格。
【要素】

移就修辞格的基本要素是含有移用词,这个移用词即是原来属于甲印象的性状,后移用到乙印象中。


【例文】

①等我把一盘用精盐、麻油、味精、白糖精心调配好的荠菜放到餐桌上去的时候(小的时候,我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那可爱的荠菜会享受到今天这样的“荣华富贵”),他们也还是带着那种迁就的微笑,漫不经心地用筷子挑上几根荠菜……看着他们那双懒洋洋的筷子,我的心里就像翻倒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张洁《挖荠菜》)

②一百棵木瓜一百棵梨;

家家户户欢乐歌声起;

我们种的是幸福树,

我们种的是社会主义。

(李季《人人来种幸福树》)

③两个看坡的老人,地头上禾稼丛里,领一条狗,曳一杆猎枪,在夜色凄茫的时候,吸烟说杂话,听禾苗刷刷的长,那夜谈是有田野风的。

(吴伯箫《夜谈》)

④教堂右边是向运河去的路,是一个小方场,本来显得空阔些,钟楼恰好填了这个空子。好像我们戏里大将出场,后面一杆旗子总是偏着取势;这方场中的建筑,节奏其实是和谐不过的。

(朱自清《欧游杂记·威尼斯》)

⑤天色愈阴暗了,下午竟下起雪来,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满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将鲁镇乱成一团糟。

(鲁迅《彷徨·祝福》)
【解析】

例①中的“懒洋洋”原是描写人没精打采的样子,这里移来修饰“筷子”,简洁地表明了“他们”因为饭菜不合胃口,吃饭情绪不高,举起的筷子也就显得懒洋洋的。

例②“幸福树”不是树的一种科名,它不同于梨树、桃树、桉树、针叶树等。“幸福”原是适用于人的一个词,指人的生活、心情万事如意。这里将它移用过来修饰“树”,就把种树和人民的幸福,甚至和社会主义都巧妙地联系起来了。

例③“夜色”本来适宜用“浓”之类的词语来形容,这里却用了“凄”。“凄”是伤感凄凉的意思,本是用来描述人的感受的,这里用移就的方法,简洁地说明了夜色的苍凉。

例④“这方场中的建筑,节奏其实是和谐不过的”是移就手法。“节奏”原是音乐方面的术语,指音乐中交替出现的有规律的长短、强弱的现象,在这里移来和建筑连用,是形容建筑物色彩的浓淡强弱和位置的高低错落,像音乐节奏那么和谐。

例⑤这段文字写天气的恶劣,主要是为祥林嫂的悲剧制造环境气氛。“忙碌的气色”本是指人的性状的,“雪花”是物,是不会有“忙碌的气色”的。这里移来是形容雪花乱舞,雪下得很大。


【种类】

移就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移就词是表示人的感情和心理的词语,即把人的思想感情移到事物上。另一种是:移就词是表示事物的词语,即把属于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
【特征】

1.把人的思想感情移到事物上,是将表示人的思想、行为、动作、心理等的词语移到事物上,以此来修饰事物。如:

①醉袖倚危栏,天淡云闲。何人此路得生还?回首夕阳红尽处,应是长安。

(宋·张舜民《卖花声·题岳阳楼》)

这是作者被贬至湖南郴州,途经岳阳楼时所写。作者在岳阳楼上遥望洞庭湖中的君山,触目伤怀,怅惘前程,留恋长安,心中感到非常悲苦,因而独自一人饮酒,抚栏远望沉思。文中“醉袖倚危栏”一句运用了移就手法。人会醉,但衣袖不会醉,这里醉的本是词人自己,但他却说醉的是衣袖,所以是属于将描写人的词语移用到事物上的移就手法。

②东南形胜,

三吴都会,

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

风帘翠幕,

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

怒涛卷霜雪,

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

户盈罗绮竟豪奢。

(宋·柳永《望海潮》)

在这首词中,词人用生动而翔实的笔墨描述了杭州湖光山色的壮丽以及城市的繁华。文中“怒涛卷霜雪”的“怒”本是描述人的感情的词,这里移来描述江涛,突出了奔腾的江涛翻卷着雪白的浪花的气势,是将属于人的品质情感的词语移到事物上的移就修辞格。

③夕阳将诗人交付给烦闷的夜了,

叮咛道:“把你的秘密都吐给他了罢!”

(闻一多《初夏一夜底印象》)

“烦闷”通常是指人的一种情绪、心理,作者将“烦闷”移来修饰“夜”,“夜”是非生命的事物,它是没有这种感受的,只是人临时赋予它的。这属于将表示人的思想感情移到事物上的移就格。

2.把属于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就是将原本属于甲事物、用来描写甲事物的词语,用到乙事物上,去修饰乙事物。如:

①吟了好几年而终竟不曾足成的断句“秋花当砌有衰意”,向来以为颇足表现感秋的怀抱,今年也遗忘得干净了。他怀着一腔温暖的情绪,中间透着希望的火焰,即以此观外界,觉得没有一件东西该称为哀愁的。

(叶绍钧《线下·一个青年》)

“温暖”本是指人对气候、温度的感受,是事物;“情绪”是一种思想行为,但它不特指人,也可以是指动物的情绪,它属于事物。用“温暖”修饰“情绪”,反映了这个青年充满希望而又自信的乐观心态,故属于将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的移就修辞格。

②在阳春三月,微微煦暖的天气,使你干什么都感到几分慵倦;再加整天的忙碌,到晚上你不会疲惫得像一只晒腻了太阳的猫么?打打舒身都嫌烦。一头栽到床,怕就蜷伏着昏昏入睡了。活像一条死猪。熟睡中,踢来拌去的乱梦,梦味儿都是淡淡的。心同躯壳是同样的懒呵。

(吴伯箫《山屋》)

“淡淡的”跟“浓”相对,指稀薄,味道不浓或者颜色浅。作者用它来修饰本不适用的事物“梦”,说梦是淡淡的,反映春梦的印象不深刻,疏疏懒懒,显得贴切生动。这是移就格中的把属于甲事物的性状移用于乙事物的一种方法。

③德子折身坐起,接过碗。那里头,红枣、莲子、白木耳,熬好了,撒上白糖,早拿凉水镇着,这会儿吃起来,又甜,又凉,又腻乎,德子一勺一勺擓着吃,咂摸着生活的甜蜜。

(霍达《红尘》)

最后一句“咂摸着生活的甜蜜”是移就手法。“甜蜜”本是指味道,甜甜的感觉,本和“生活”二字无关。这里作者将它用来修饰“生活”,运用的手法就是把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的移就法。它形象地说明了德子幸福的生活。
【比较】

1.移就与拟人

移就修辞格和比拟修辞格有类似之处,两者都是把一般用于甲事物的词语移用于乙事物。但两者有明显的区别。

(1)移就修辞格是通过移用性状词语来刻画事物,是把属于甲印象的性状移

于乙印象,并没有把甲事物当作乙事物或者把物当人来写,它着重在“移”;拟人则是把物当作人来描写,即把物人格化,它侧重在“拟”。如:

①送客黄浦,

我们都攀着缆——风吹着我们的衣裳——

站在没遮栏的船楼边上。

四围底人籁都寂了,

只有她缠绵的孤月

尽照着那碧澄澄的风波

碰着船毗里绷垅地响。

(康白情《送客黄浦·三》)

诗中第六句是一个移就句。“缠绵”是人的一种情感流露,“月”是宇宙中的一种星体,是非生物,它没有感情,诗人将“缠绵”移来修饰“月”,虽使它具有人的感情,但并没有把它当作人来写,重在“移”。而且诗人还在下一句紧接着写了“尽照着那碧澄澄的风波”,这是月亮的特性,所以这是移就修辞格,不是拟人修辞格。

②秋风把树叶吹落在地上

它只能悉悉索索,

发几阵悲凉的声响。

它不久就要化作泥;

但它留得一刻,

还要发一刻的声响,

虽然这已是无可奈何的声响了,

虽然这已是它最后的声响了。

(刘半农《落叶》)

诗中第三句用的也是移就手法。“悲凉”用来描写人的情绪感受,落叶是没有思想感情、不会有悲凉这种情绪的,在这里,诗人将它移用于“声响”上来,使得声响具有此种性状,使其和诗人的心境相符。但诗人并不是将它当作人来写,因为在诗的开头一句说“秋风把树叶吹落在地上”是非常明显的。所以这是将适用于人的词语移用给事物,属于移就修辞格,而非拟人修辞格。

③吴山青,

越山青。

两岸青山相送迎。

谁知离别情?

(宋·林逋《长相思》)

这里运用的是拟人格。“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意思是:“两岸夹江的青山不知看过多少迎来送往、悲欢离合的场面,但有哪一座青山能够理解、懂得情人离别时的痛苦呢?”“青山”是屹立不动的非生命物,在这里描写它不但会送迎人,而且还问它是否理解离别的情意。这是作者将它人格化了,将青山拟作了人,使它具有人的行为动作和思想感情,它侧重的是“拟”,所以是拟人修辞格而不是移就修辞格。

④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

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宋·晏殊《蝶恋花》)

这里运用了拟人手法。文中两句“槛菊愁烟兰泣露”、“明月不谙离恨苦”,本是说菊花笼着轻烟,兰花带有露珠,而词人却说是“菊愁烟”、“兰泣露”。明月本是无知之物,而词人却说它“不谙离恨苦”,将它们全部都赋予了人的思想感情、行为动作,将它们人格化,把它们完完全全当作人来描写,所以是拟人修辞格而非移就修辞格。

(2)移就修辞格中的词语一般是表示性状的词语,通常作修饰成分;比拟一般则是用表示人的动作行为的词语来表现事物,通常是作谓语或谓语中的成分。如:

①盆中的蒲花开了:

颤颤的紫穗,正在风中摇动。

碧润的细叶的影,映在疏疏的帘上,却变成长的淡痕。

放学童子归来,

扇着满脸的汗珠,

用惊爱与不踌躇的决定的面色,勇敢地摘去一朵。

五月的阳光照着,

可爱的蒲草,也并没一些嫌恶。

帘痕动处:

跳跃的童子去了,

断了灵魂的蒲花,却委弃在地。

弱的,被遗弃的,并没有一句怨语。

蒲叶仍然的碧绿,

日光仍然的暖丽,

一个小的花苞,

又从嫩绿的根上抽出。

(王统照《盆中的蒲花》)

这是运用移就修辞格的诗句。“可爱的蒲草,也并没一些嫌恶。”“嫌恶”是人的一种思想感情,蒲草哪里会有这种感情呢?作者移用过来,主要是为了修饰蒲草,作修饰语用的。而且作者也没有把它当人来描写,蒲草就是蒲草——“蒲叶仍然的碧绿”,“一个小的花苞,又从嫩绿地根上抽出”。所以这是移就手法而不是拟人手法。

②四顾廓然,湖光满眼。环湖的山黯青着,湖水也翠得很凄然。水底可见黑云浮动,湖岸上的秋叶,一丛丛的红意迎人,几座楼台在远处,旋转的次第入望。

(冰心《往事·六》)

这里也运用了移就手法。“湖水也翠得很凄然”这句中的“凄然”是描写人的词语,形容悲伤,湖水不是人,当然也不会觉得凄然。把“凄然”移到“湖水”上来,主要是为了作修饰语,不但新鲜别致,并且将作者怕见月亮以免引起乡愁来的心绪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这是移就手法而非拟人格。

③清溪咽,

霜风洗出山头月。

山头月,

迎得云归,

还送云别。

(宋·李之仪《忆秦娥》)

月亮是一种星体,不像人有思想感情,也没有人的行为动作。而这里的“山头月,迎得云归,还送云别”是把云当作人来写,赋予了它人的行为,比如“迎”、“送”两个字,在句中作谓语,所以是拟人格。

④春好尚恐阑珊,

花好又怕,

飘零难保。

直饶酒好如渑,

未抵意中人好。

相逢尽拼醉倒。

况人与、

才情未老。

又岂关、

春去春来,

花愁花恼?

(宋·程垓《四代好》)

这首词运用的也是拟人格。最后一句“又岂关、春去春来,花愁花恼?”意思是:“又怎么和春去春来、花愁怨花烦恼相关呢?”“愁”和“恼”是表示人的动作行为的词语,诗人将花直接拟作人来写,给它赋予了人的思想情怀。并且这两个动作行为的词语在句中作谓语,所以是拟人格,而不是移就修辞格。

2.移就与拈连。详见“拈连”。
【避忌】

1.忌滥用。

移就修辞格偶一为之,会使人觉得新鲜有趣,然而用多了不但不会使人感到惊奇,反而会使人生厌,所以要避免在一篇文章中大量运用移就手法。

好的例子如:

①他望了一歇,益发入于类似迷惘的状态;他几乎不甚运思,只是以感应感而已。他想不起这是月夜,这是冬令,这是楼头的眺望。他只感觉这是柔媚的池边,这是温馨的芳春,这是撩人情思的郊游。他的心突突地急跳着,他的喉间梗住一句早晚要冲出来的话,就是“我的心爱的……”

(叶绍钧《线下·一个青年》)

这段文字是描写小说中人物连山冬夜在楼头眺望时所产生的幻景。“柔媚的池边”、“温馨的芳春”中“柔媚”、“温馨”是移就词。通过这些生动形象的形容词,从而将连山热恋万女士那种热切的心态描述了出来,语言也显得新颖简练。

②恼人的春风,才吹绿了山腰,

凄凉的秋雨,又淋病了檐前的弱柳;

人世间不知又起了,多少纷纭,

尼庵总是静静地没有新鲜,没有陈旧。

(冯至《帷幔》)

“春风”是“恼人的”,“秋雨”是“凄凉的”,运用的都是移就修辞格,将抽象的“春风”和“秋雨”表现得生动、具体、形象,使人看了不但不会觉得讨厌,反而觉得语句优美,用词新鲜。

病例分析:

走在冷风四起的田野里,寂寞的天空,凄楚的森林,哀怨的野花,伤感的小虫,悲哀的小草,疲倦的小鸟,令我的心愈来愈沉到无底的黑暗中去了。

这个句子用了一连串的移就修辞格,移用词“寂寞”、“凄楚”、“哀怨”、“伤感”、“悲哀”、“疲倦”一共六个,一口气连接下去,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也许在别处这是很有表现力的词语,但用在此处却太过繁多了,给人一种矫揉造作的感觉。这么多的形容词,不但不会让人觉得语句优美,反而会让人生厌。所以我们在使用移就格时,不能一味追求词语的华丽而堆砌词藻,以避免引起读者的厌烦情绪。

2.忌孤立使用。移就格是一种临时的修辞法,不是固定的,它往往离不开具体的语言环境,所以要避免脱离环境,不要孤立地使用移就手法。

好的例子如:

①母亲!今日沙穰大风雨,天地为白,草木低头。晨五时我已觉得早霞不是一种明媚的颜色,惨绿怪红,凄厉得可怖!只有八时光景,风雨漫天而来!大家从廊上纷纷走进自己屋里,拼命的推着门关上窗。

(冰心《寄小读者·通讯十三》)

在“惨绿怪红”中,本来“惨”和“怪”是人的观念,但作者在描写早霞时却将它移用来。为什么在这里要用“惨”和“怪”而不用“可爱”和“迷人”之类的词呢?因为这是有一定的环境背景的。作者处在离家万里的异国,思乡心切,而且又是在大风雨前这个特定的环境下,所以在作者看来这早霞就成为“惨绿怪红”的了。

②天,还是阴沉沉的,偶尔还有几颗冰雹洒落下来,打在那浑浊的绿色水面上,溅起一朵朵浪花。他苦恼地叹了口气。因为小腿伤口发炎,他掉队了。两天来,他日夜赶路,原想在今天赶上大队的,却又碰上了这倒霉的暴雨,耽误了半个晚上。

(王愿坚《七根火柴》)

“倒霉”的本来意义是人运气坏,遭遇不好,而“暴雨”是自然现象,自身既不会倒霉,也不会走好运,把“倒霉”和“暴雨”联结起来,能更好地反映他(卢进勇)掉队后在又冷又饿又负伤的情况下还要追赶队伍,偏偏又被大雨阻住时的心情。如果是用在别处,或者是在久旱不雨的地方,下这么一场大雨,该称为“喜雨”或“及时雨”了。所以在运用移就修辞格时,一定不能离开具体的语言环境,否则,将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病例分析:

放学回家,我碰到了一株恶小树。

在这个句子中,不知道为何“我”认为小树是“恶”的。由于这样孤立地使用移就修辞法,缺乏一定的语境,就让人觉得不知所云。

3.忌用词不准确。移就词以形容词为主,不乏例外也有以其他的词或词组作为移就词的。但在用词时必须妥当确切,切忌用词不准确。

好的例子如:

①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马路上一个水点也没有,干巴巴地发着白光。便道上尘土飞起多高,跟天上的灰气联接起来,结成一片毒恶的灰沙,烫着行人的脸。

(老舍《骆驼祥子》)

“毒恶”是形容词,在这里用来修饰“灰沙”。“毒恶”不是指灰沙本身的性质是毒的,它原本是用于形容人的词语,但作者将它和“灰沙”联系起来,是说明灰沙让人讨厌和害怕的情景。

②未来派立体派的图画雕刻,都可见到,还有别的许多作品,说不出路数。颜色大概鲜明,教人眼睛发亮;建筑也是新式,简截不啰嗦,痛快之至。

(朱自清《欧游杂记·威尼斯》)

“简截”、“痛快”,本指说话、写文章直截了当、不拖泥带水,把它们移用到建筑上来,表现了建筑物没有什么外部装饰品,造型简朴,给人简洁明快的感觉。这三个用来修饰建筑物的词语都是形容词。

③我从陈旧的诗文里选择一些可以重新燃烧的字。

(何其芳《梦中道路》)

在这句话中,作者移用来修饰“字”的“燃烧”一词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但仍作定语。所以要避免片面的理解,以为凡不是形容词的就不是移就格。

病例分析:

他皱着双眉对我说:“这本书是写砍杀人的时间的,一点也不好看。”

“砍杀人”是动宾结构的短语,在句子中作定语。由于缺乏前后的交代,没有形成一定的语境,所以让人觉得“砍杀人”很生硬,时间怎么能够砍杀人呢?这是因为用词不准确的缘故。这样运用移就格显然是不行的。

4.忌混淆于拟人格。

要注意移就格与拟人格之间的区别,避免二者混淆。详见【比较】。
【作用】

1.移就的修辞作用,主要是通过词语的移用,突出所形容、描述、说明的事物的性状特征和本质。如:

①铅灰色的树影,

是一长篇恶梦,

横压在昏睡着的

小溪底胸膛上。

山溪挣扎着,挣扎着……

似乎毫无一点影响。

(闻一多《小溪》)

这是一首寓意于景的小诗。“睡”是一种生理现象,小溪不是生物,怎会昏睡?把“昏睡”移来修饰小溪,作者是有深意的。它不但能突出涓涓小溪的状态特征,又能暗寓在当时形势下的一些人有如昏睡一般的人生观和生活态度,可谓一举两得。

②登山决不是件乐事,以为怕要到峰顶了,山路一转,峰顶依然还在上头。如此屡受欺骗,亦只得鼓舞余勇而登,热,汗流,渴,气促,心搏亢进,筋力疲劳,好像得了心脏病一样。……将至绝顶,有小小一座神社……在神社前坐息,勇猛的心脏,几乎要从口中跳了出来。

(郭沫若《今津纪游》)

“勇猛的心脏”中“勇猛”二字是运用了移就修辞格。它本指人在战斗或其他情况下的精神状态,这里通过移就,描写了登山时心脏跳动得非常激烈,突出了心脏此时的性状。

③记得小时候住在四川乡下,每次上下学时经过的那片油菜花和蚕豆花的田畴,花海温柔的波涛,像妇女甜蜜柔软的微笑。我们总在那花帐中奔跑,捉迷藏。

(李蓝《我们看花去》)

“温柔”一般是形容女性的一种性格,温婉柔顺;“波涛”一般指起伏的浪。作者通过移就手法,将花海微微起伏的样子生动形象地描绘了出来。“甜蜜”指人对味道的感觉,“柔软”是触摸的感觉,“笑”是人的一种特有的表情——花朵是不会具有这些特征的。这些本来并无关联的事物,就是通过词语的移用,将油菜花和蚕豆花当时的性状描绘得活灵活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运用移就,能增强写景状物、抒情说明等各方面的表现力。如:

①怒发冲冠,

凭栏处、

潇潇雨歇。

抬望眼、

仰天长啸,

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

白了少年头,

空悲切。

(宋·岳飞《满江红·写怀》)

“怒”本是表示人的感情的,“发”本身没有“怒”的功能,但因为人怒极时头发会竖起来,就直接把“怒”移用为“发”的修饰语,即使是没有感情的头发也“怒”了,这就形象地将作者对敌愤怒憎恨、对国事的忧愤等思想感情,以及对驱逐敌寇收复失地的决心都有力地抒发了出来,加强了语言的表达力。

②假使天公下一阵微雨,把钱塘江两岸的风景,罩得烟雨模糊,把江边的泥路,浸得汗浊难行,那么这时候江干的旅客,必要减去一半,那么我乘船归去,至少可以遇见几个晓得我的身世的同乡;即使旅客不因之而减少,只教天上有暗淡的愁云溟着,阶前屋外有雨滴的声音,那么围绕在我周围的空气和自然的景物,总要比现在更带有阴惨的色彩,总要比现在和我的心境更加相符。

(郁达夫《还乡后记》)

作者在外漂泊流浪,郁郁不得志,最后一事无成,双手空空地返家来,心情是哀伤的,念头是灰暗的。这段话中“暗淡的愁云溟着”、“阴惨的色彩”都是运用了移就手法,因为“云”不会有人的愁绪,“色彩”也不会有阴惨的感觉,作者使用移就格,就把自己哀伤苦闷的

心情借助于“云”和“色彩”更好地发泄了出来,增添了语言的表现力。

③那天大雪,郁郁黄昏之中,送一个朋友出山而去。绒绒的雪上,极整齐分明的镌着我们偕行的足印。

(冰心《往事·二》)

“郁郁”是指郁闷、忧愁的意思,是人的一种感情状态;“黄昏”是一天之中的一段时间,不会产生感情。作者通过移就手法,将这两个词语联结在一起,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抒发了对人生匆匆、前途渺茫的感叹。

3.运用移就,可以使语言新颖独特,形象生动,耐人寻味,增添文章的艺术性。如:

①不想今日无端的萍水相逢,碰见了这个十三妹,第一件先从泥里救了我的性命,第二件便从意外算到我的终身。这等才貌双全的一个安公子,他还恐怕我有个不愿意,要问我个牙白口清,还不许不说,这个心地的厚,肠子的热,也算到了头儿了。

(清·文康《儿女英雄传》)

这是小说中侠女十三妹为安公子和张金凤姑娘做媒时,张金凤内心的活动。“心地的厚,肠子的热”是移就手法。“厚”和“薄”相对,“热”和“冷”相对,心本来是没有厚薄、冷热之分的,而这里作者通过移就手法,形容十三妹忠厚、热情、乐于助人、勇敢耿直的性格。语言简练,显得新鲜别致,耐人寻味,极大地增添了文章的艺术性。

②音乐节奏繁密,声情热烈,想来是最流行的“爵士乐”。在微微摇摆的红绿灯球底下,颤着酽酽的歌喉,运河上一片朦胧的夜也似乎透出玫瑰红的样子。

(朱自清《欧游杂记·威尼斯》)

“酽”本指汁液浓,味厚,把它和“歌声”联系在一起,作为移就词,用来修饰“歌喉”,生动形象地形容歌声的浑厚、甜润、有韵味,它起到了以味觉来补充听觉的作用,令人有更为真切的感受,不但新鲜别致、生动活泼,而且给文章增添了一种意想不到的艺术美。

③在这里出门散步去,上山或是下山,在一个晴好的五月的向晚,正像是去赴一个美的宴会,比如去一果子园,那边每株树上都是满挂着诗情最秀逸的果实,假如你单是站着看还不满意时,只要你一伸手就可以采取,可以恣尝鲜味,足够你性灵的迷醉。

(徐志摩《翡冷翠山居闲话》)

“诗情最秀逸的果实”中的“秀逸”一般是用来形容一种体态、气质,多用于人、诗、书、画等方面,这里通过移就手法用来修饰“果实”,生动而简练地描绘出了果园树上果实的各种特色,语言显得新颖、俏皮,增强了艺术性。


移就也称“转借”、“移状”、“移用”,就是当甲乙两事物连在一起时,把原来属于甲事物的性状词语移用到乙事物上的一种修辞格。


移就修辞格的基本要素是含有移用词,这个移用词即是原来属于甲印象的性状,后移用到乙印象中。



①等我把一盘用精盐、麻油、味精、白糖精心调配好的荠菜放到餐桌上去的时候(小的时候,我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那可爱的荠菜会享受到今天这样的“荣华富贵”),他们也还是带着那种迁就的微笑,漫不经心地用筷子挑上几根荠菜……看着他们那双懒洋洋的筷子,我的心里就像翻倒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张洁《挖荠菜》)

②一百棵木瓜一百棵梨;

家家户户欢乐歌声起;

我们种的是幸福树,

我们种的是社会主义。

(李季《人人来种幸福树》)

③两个看坡的老人,地头上禾稼丛里,领一条狗,曳一杆猎枪,在夜色凄茫的时候,吸烟说杂话,听禾苗刷刷的长,那夜谈是有田野风的。

(吴伯箫《夜谈》)

④教堂右边是向运河去的路,是一个小方场,本来显得空阔些,钟楼恰好填了这个空子。好像我们戏里大将出场,后面一杆旗子总是偏着取势;这方场中的建筑,节奏其实是和谐不过的。

(朱自清《欧游杂记·威尼斯》)

⑤天色愈阴暗了,下午竟下起雪来,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满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将鲁镇乱成一团糟。

(鲁迅《彷徨·祝福》)


例①中的“懒洋洋”原是描写人没精打采的样子,这里移来修饰“筷子”,简洁地表明了“他们”因为饭菜不合胃口,吃饭情绪不高,举起的筷子也就显得懒洋洋的。

例②“幸福树”不是树的一种科名,它不同于梨树、桃树、桉树、针叶树等。“幸福”原是适用于人的一个词,指人的生活、心情万事如意。这里将它移用过来修饰“树”,就把种树和人民的幸福,甚至和社会主义都巧妙地联系起来了。

例③“夜色”本来适宜用“浓”之类的词语来形容,这里却用了“凄”。“凄”是伤感凄凉的意思,本是用来描述人的感受的,这里用移就的方法,简洁地说明了夜色的苍凉。

例④“这方场中的建筑,节奏其实是和谐不过的”是移就手法。“节奏”原是音乐方面的术语,指音乐中交替出现的有规律的长短、强弱的现象,在这里移来和建筑连用,是形容建筑物色彩的浓淡强弱和位置的高低错落,像音乐节奏那么和谐。

例⑤这段文字写天气的恶劣,主要是为祥林嫂的悲剧制造环境气氛。“忙碌的气色”本是指人的性状的,“雪花”是物,是不会有“忙碌的气色”的。这里移来是形容雪花乱舞,雪下得很大。



移就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移就词是表示人的感情和心理的词语,即把人的思想感情移到事物上。另一种是:移就词是表示事物的词语,即把属于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


1.把人的思想感情移到事物上,是将表示人的思想、行为、动作、心理等的词语移到事物上,以此来修饰事物。如:

①醉袖倚危栏,天淡云闲。何人此路得生还?回首夕阳红尽处,应是长安。

(宋·张舜民《卖花声·题岳阳楼》)

这是作者被贬至湖南郴州,途经岳阳楼时所写。作者在岳阳楼上遥望洞庭湖中的君山,触目伤怀,怅惘前程,留恋长安,心中感到非常悲苦,因而独自一人饮酒,抚栏远望沉思。文中“醉袖倚危栏”一句运用了移就手法。人会醉,但衣袖不会醉,这里醉的本是词人自己,但他却说醉的是衣袖,所以是属于将描写人的词语移用到事物上的移就手法。

②东南形胜,

三吴都会,

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

风帘翠幕,

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

怒涛卷霜雪,

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

户盈罗绮竟豪奢。

(宋·柳永《望海潮》)

在这首词中,词人用生动而翔实的笔墨描述了杭州湖光山色的壮丽以及城市的繁华。文中“怒涛卷霜雪”的“怒”本是描述人的感情的词,这里移来描述江涛,突出了奔腾的江涛翻卷着雪白的浪花的气势,是将属于人的品质情感的词语移到事物上的移就修辞格。

③夕阳将诗人交付给烦闷的夜了,

叮咛道:“把你的秘密都吐给他了罢!”

(闻一多《初夏一夜底印象》)

“烦闷”通常是指人的一种情绪、心理,作者将“烦闷”移来修饰“夜”,“夜”是非生命的事物,它是没有这种感受的,只是人临时赋予它的。这属于将表示人的思想感情移到事物上的移就格。

2.把属于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就是将原本属于甲事物、用来描写甲事物的词语,用到乙事物上,去修饰乙事物。如:

①吟了好几年而终竟不曾足成的断句“秋花当砌有衰意”,向来以为颇足表现感秋的怀抱,今年也遗忘得干净了。他怀着一腔温暖的情绪,中间透着希望的火焰,即以此观外界,觉得没有一件东西该称为哀愁的。

(叶绍钧《线下·一个青年》)

“温暖”本是指人对气候、温度的感受,是事物;“情绪”是一种思想行为,但它不特指人,也可以是指动物的情绪,它属于事物。用“温暖”修饰“情绪”,反映了这个青年充满希望而又自信的乐观心态,故属于将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的移就修辞格。

②在阳春三月,微微煦暖的天气,使你干什么都感到几分慵倦;再加整天的忙碌,到晚上你不会疲惫得像一只晒腻了太阳的猫么?打打舒身都嫌烦。一头栽到床,怕就蜷伏着昏昏入睡了。活像一条死猪。熟睡中,踢来拌去的乱梦,梦味儿都是淡淡的。心同躯壳是同样的懒呵。

(吴伯箫《山屋》)

“淡淡的”跟“浓”相对,指稀薄,味道不浓或者颜色浅。作者用它来修饰本不适用的事物“梦”,说梦是淡淡的,反映春梦的印象不深刻,疏疏懒懒,显得贴切生动。这是移就格中的把属于甲事物的性状移用于乙事物的一种方法。

③德子折身坐起,接过碗。那里头,红枣、莲子、白木耳,熬好了,撒上白糖,早拿凉水镇着,这会儿吃起来,又甜,又凉,又腻乎,德子一勺一勺擓着吃,咂摸着生活的甜蜜。

(霍达《红尘》)

最后一句“咂摸着生活的甜蜜”是移就手法。“甜蜜”本是指味道,甜甜的感觉,本和“生活”二字无关。这里作者将它用来修饰“生活”,运用的手法就是把甲事物的性状移用到乙事物上的移就法。它形象地说明了德子幸福的生活。


1.移就与拟人

移就修辞格和比拟修辞格有类似之处,两者都是把一般用于甲事物的词语移用于乙事物。但两者有明显的区别。

(1)移就修辞格是通过移用性状词语来刻画事物,是把属于甲印象的性状移

于乙印象,并没有把甲事物当作乙事物或者把物当人来写,它着重在“移”;拟人则是把物当作人来描写,即把物人格化,它侧重在“拟”。如:

①送客黄浦,

我们都攀着缆——风吹着我们的衣裳——

站在没遮栏的船楼边上。

四围底人籁都寂了,

只有她缠绵的孤月

尽照着那碧澄澄的风波

碰着船毗里绷垅地响。

(康白情《送客黄浦·三》)

诗中第六句是一个移就句。“缠绵”是人的一种情感流露,“月”是宇宙中的一种星体,是非生物,它没有感情,诗人将“缠绵”移来修饰“月”,虽使它具有人的感情,但并没有把它当作人来写,重在“移”。而且诗人还在下一句紧接着写了“尽照着那碧澄澄的风波”,这是月亮的特性,所以这是移就修辞格,不是拟人修辞格。

②秋风把树叶吹落在地上

它只能悉悉索索,

发几阵悲凉的声响。

它不久就要化作泥;

但它留得一刻,

还要发一刻的声响,

虽然这已是无可奈何的声响了,

虽然这已是它最后的声响了。

(刘半农《落叶》)

诗中第三句用的也是移就手法。“悲凉”用来描写人的情绪感受,落叶是没有思想感情、不会有悲凉这种情绪的,在这里,诗人将它移用于“声响”上来,使得声响具有此种性状,使其和诗人的心境相符。但诗人并不是将它当作人来写,因为在诗的开头一句说“秋风把树叶吹落在地上”是非常明显的。所以这是将适用于人的词语移用给事物,属于移就修辞格,而非拟人修辞格。

③吴山青,

越山青。

两岸青山相送迎。

谁知离别情?

(宋·林逋《长相思》)

这里运用的是拟人格。“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意思是:“两岸夹江的青山不知看过多少迎来送往、悲欢离合的场面,但有哪一座青山能够理解、懂得情人离别时的痛苦呢?”“青山”是屹立不动的非生命物,在这里描写它不但会送迎人,而且还问它是否理解离别的情意。这是作者将它人格化了,将青山拟作了人,使它具有人的行为动作和思想感情,它侧重的是“拟”,所以是拟人修辞格而不是移就修辞格。

④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

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宋·晏殊《蝶恋花》)

这里运用了拟人手法。文中两句“槛菊愁烟兰泣露”、“明月不谙离恨苦”,本是说菊花笼着轻烟,兰花带有露珠,而词人却说是“菊愁烟”、“兰泣露”。明月本是无知之物,而词人却说它“不谙离恨苦”,将它们全部都赋予了人的思想感情、行为动作,将它们人格化,把它们完完全全当作人来描写,所以是拟人修辞格而非移就修辞格。

(2)移就修辞格中的词语一般是表示性状的词语,通常作修饰成分;比拟一般则是用表示人的动作行为的词语来表现事物,通常是作谓语或谓语中的成分。如:

①盆中的蒲花开了:

颤颤的紫穗,正在风中摇动。

碧润的细叶的影,映在疏疏的帘上,却变成长的淡痕。

放学童子归来,

扇着满脸的汗珠,

用惊爱与不踌躇的决定的面色,勇敢地摘去一朵。

五月的阳光照着,

可爱的蒲草,也并没一些嫌恶。

帘痕动处:

跳跃的童子去了,

断了灵魂的蒲花,却委弃在地。

弱的,被遗弃的,并没有一句怨语。

蒲叶仍然的碧绿,

日光仍然的暖丽,

一个小的花苞,

又从嫩绿的根上抽出。

(王统照《盆中的蒲花》)

这是运用移就修辞格的诗句。“可爱的蒲草,也并没一些嫌恶。”“嫌恶”是人的一种思想感情,蒲草哪里会有这种感情呢?作者移用过来,主要是为了修饰蒲草,作修饰语用的。而且作者也没有把它当人来描写,蒲草就是蒲草——“蒲叶仍然的碧绿”,“一个小的花苞,又从嫩绿地根上抽出”。所以这是移就手法而不是拟人手法。

②四顾廓然,湖光满眼。环湖的山黯青着,湖水也翠得很凄然。水底可见黑云浮动,湖岸上的秋叶,一丛丛的红意迎人,几座楼台在远处,旋转的次第入望。

(冰心《往事·六》)

这里也运用了移就手法。“湖水也翠得很凄然”这句中的“凄然”是描写人的词语,形容悲伤,湖水不是人,当然也不会觉得凄然。把“凄然”移到“湖水”上来,主要是为了作修饰语,不但新鲜别致,并且将作者怕见月亮以免引起乡愁来的心绪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这是移就手法而非拟人格。

③清溪咽,

霜风洗出山头月。

山头月,

迎得云归,

还送云别。

(宋·李之仪《忆秦娥》)

月亮是一种星体,不像人有思想感情,也没有人的行为动作。而这里的“山头月,迎得云归,还送云别”是把云当作人来写,赋予了它人的行为,比如“迎”、“送”两个字,在句中作谓语,所以是拟人格。

④春好尚恐阑珊,

花好又怕,

飘零难保。

直饶酒好如渑,

未抵意中人好。

相逢尽拼醉倒。

况人与、

才情未老。

又岂关、

春去春来,

花愁花恼?

(宋·程垓《四代好》)

这首词运用的也是拟人格。最后一句“又岂关、春去春来,花愁花恼?”意思是:“又怎么和春去春来、花愁怨花烦恼相关呢?”“愁”和“恼”是表示人的动作行为的词语,诗人将花直接拟作人来写,给它赋予了人的思想情怀。并且这两个动作行为的词语在句中作谓语,所以是拟人格,而不是移就修辞格。

2.移就与拈连。详见“拈连”。


1.忌滥用。

移就修辞格偶一为之,会使人觉得新鲜有趣,然而用多了不但不会使人感到惊奇,反而会使人生厌,所以要避免在一篇文章中大量运用移就手法。

好的例子如:

①他望了一歇,益发入于类似迷惘的状态;他几乎不甚运思,只是以感应感而已。他想不起这是月夜,这是冬令,这是楼头的眺望。他只感觉这是柔媚的池边,这是温馨的芳春,这是撩人情思的郊游。他的心突突地急跳着,他的喉间梗住一句早晚要冲出来的话,就是“我的心爱的……”

(叶绍钧《线下·一个青年》)

这段文字是描写小说中人物连山冬夜在楼头眺望时所产生的幻景。“柔媚的池边”、“温馨的芳春”中“柔媚”、“温馨”是移就词。通过这些生动形象的形容词,从而将连山热恋万女士那种热切的心态描述了出来,语言也显得新颖简练。

②恼人的春风,才吹绿了山腰,

凄凉的秋雨,又淋病了檐前的弱柳;

人世间不知又起了,多少纷纭,

尼庵总是静静地没有新鲜,没有陈旧。

(冯至《帷幔》)

“春风”是“恼人的”,“秋雨”是“凄凉的”,运用的都是移就修辞格,将抽象的“春风”和“秋雨”表现得生动、具体、形象,使人看了不但不会觉得讨厌,反而觉得语句优美,用词新鲜。

病例分析:

走在冷风四起的田野里,寂寞的天空,凄楚的森林,哀怨的野花,伤感的小虫,悲哀的小草,疲倦的小鸟,令我的心愈来愈沉到无底的黑暗中去了。

这个句子用了一连串的移就修辞格,移用词“寂寞”、“凄楚”、“哀怨”、“伤感”、“悲哀”、“疲倦”一共六个,一口气连接下去,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也许在别处这是很有表现力的词语,但用在此处却太过繁多了,给人一种矫揉造作的感觉。这么多的形容词,不但不会让人觉得语句优美,反而会让人生厌。所以我们在使用移就格时,不能一味追求词语的华丽而堆砌词藻,以避免引起读者的厌烦情绪。

2.忌孤立使用。移就格是一种临时的修辞法,不是固定的,它往往离不开具体的语言环境,所以要避免脱离环境,不要孤立地使用移就手法。

好的例子如:

①母亲!今日沙穰大风雨,天地为白,草木低头。晨五时我已觉得早霞不是一种明媚的颜色,惨绿怪红,凄厉得可怖!只有八时光景,风雨漫天而来!大家从廊上纷纷走进自己屋里,拼命的推着门关上窗。

(冰心《寄小读者·通讯十三》)

在“惨绿怪红”中,本来“惨”和“怪”是人的观念,但作者在描写早霞时却将它移用来。为什么在这里要用“惨”和“怪”而不用“可爱”和“迷人”之类的词呢?因为这是有一定的环境背景的。作者处在离家万里的异国,思乡心切,而且又是在大风雨前这个特定的环境下,所以在作者看来这早霞就成为“惨绿怪红”的了。

②天,还是阴沉沉的,偶尔还有几颗冰雹洒落下来,打在那浑浊的绿色水面上,溅起一朵朵浪花。他苦恼地叹了口气。因为小腿伤口发炎,他掉队了。两天来,他日夜赶路,原想在今天赶上大队的,却又碰上了这倒霉的暴雨,耽误了半个晚上。

(王愿坚《七根火柴》)

“倒霉”的本来意义是人运气坏,遭遇不好,而“暴雨”是自然现象,自身既不会倒霉,也不会走好运,把“倒霉”和“暴雨”联结起来,能更好地反映他(卢进勇)掉队后在又冷又饿又负伤的情况下还要追赶队伍,偏偏又被大雨阻住时的心情。如果是用在别处,或者是在久旱不雨的地方,下这么一场大雨,该称为“喜雨”或“及时雨”了。所以在运用移就修辞格时,一定不能离开具体的语言环境,否则,将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病例分析:

放学回家,我碰到了一株恶小树。

在这个句子中,不知道为何“我”认为小树是“恶”的。由于这样孤立地使用移就修辞法,缺乏一定的语境,就让人觉得不知所云。

3.忌用词不准确。移就词以形容词为主,不乏例外也有以其他的词或词组作为移就词的。但在用词时必须妥当确切,切忌用词不准确。

好的例子如:

①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马路上一个水点也没有,干巴巴地发着白光。便道上尘土飞起多高,跟天上的灰气联接起来,结成一片毒恶的灰沙,烫着行人的脸。

(老舍《骆驼祥子》)

“毒恶”是形容词,在这里用来修饰“灰沙”。“毒恶”不是指灰沙本身的性质是毒的,它原本是用于形容人的词语,但作者将它和“灰沙”联系起来,是说明灰沙让人讨厌和害怕的情景。

②未来派立体派的图画雕刻,都可见到,还有别的许多作品,说不出路数。颜色大概鲜明,教人眼睛发亮;建筑也是新式,简截不啰嗦,痛快之至。

(朱自清《欧游杂记·威尼斯》)

“简截”、“痛快”,本指说话、写文章直截了当、不拖泥带水,把它们移用到建筑上来,表现了建筑物没有什么外部装饰品,造型简朴,给人简洁明快的感觉。这三个用来修饰建筑物的词语都是形容词。

③我从陈旧的诗文里选择一些可以重新燃烧的字。

(何其芳《梦中道路》)

在这句话中,作者移用来修饰“字”的“燃烧”一词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但仍作定语。所以要避免片面的理解,以为凡不是形容词的就不是移就格。

病例分析:

他皱着双眉对我说:“这本书是写砍杀人的时间的,一点也不好看。”

“砍杀人”是动宾结构的短语,在句子中作定语。由于缺乏前后的交代,没有形成一定的语境,所以让人觉得“砍杀人”很生硬,时间怎么能够砍杀人呢?这是因为用词不准确的缘故。这样运用移就格显然是不行的。

4.忌混淆于拟人格。

要注意移就格与拟人格之间的区别,避免二者混淆。详见


1.移就的修辞作用,主要是通过词语的移用,突出所形容、描述、说明的事物的性状特征和本质。如:

①铅灰色的树影,

是一长篇恶梦,

横压在昏睡着的

小溪底胸膛上。

山溪挣扎着,挣扎着……

似乎毫无一点影响。

(闻一多《小溪》)

这是一首寓意于景的小诗。“睡”是一种生理现象,小溪不是生物,怎会昏睡?把“昏睡”移来修饰小溪,作者是有深意的。它不但能突出涓涓小溪的状态特征,又能暗寓在当时形势下的一些人有如昏睡一般的人生观和生活态度,可谓一举两得。

②登山决不是件乐事,以为怕要到峰顶了,山路一转,峰顶依然还在上头。如此屡受欺骗,亦只得鼓舞余勇而登,热,汗流,渴,气促,心搏亢进,筋力疲劳,好像得了心脏病一样。……将至绝顶,有小小一座神社……在神社前坐息,勇猛的心脏,几乎要从口中跳了出来。

(郭沫若《今津纪游》)

“勇猛的心脏”中“勇猛”二字是运用了移就修辞格。它本指人在战斗或其他情况下的精神状态,这里通过移就,描写了登山时心脏跳动得非常激烈,突出了心脏此时的性状。

③记得小时候住在四川乡下,每次上下学时经过的那片油菜花和蚕豆花的田畴,花海温柔的波涛,像妇女甜蜜柔软的微笑。我们总在那花帐中奔跑,捉迷藏。

(李蓝《我们看花去》)

“温柔”一般是形容女性的一种性格,温婉柔顺;“波涛”一般指起伏的浪。作者通过移就手法,将花海微微起伏的样子生动形象地描绘了出来。“甜蜜”指人对味道的感觉,“柔软”是触摸的感觉,“笑”是人的一种特有的表情——花朵是不会具有这些特征的。这些本来并无关联的事物,就是通过词语的移用,将油菜花和蚕豆花当时的性状描绘得活灵活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运用移就,能增强写景状物、抒情说明等各方面的表现力。如:

①怒发冲冠,

凭栏处、

潇潇雨歇。

抬望眼、

仰天长啸,

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

白了少年头,

空悲切。

(宋·岳飞《满江红·写怀》)

“怒”本是表示人的感情的,“发”本身没有“怒”的功能,但因为人怒极时头发会竖起来,就直接把“怒”移用为“发”的修饰语,即使是没有感情的头发也“怒”了,这就形象地将作者对敌愤怒憎恨、对国事的忧愤等思想感情,以及对驱逐敌寇收复失地的决心都有力地抒发了出来,加强了语言的表达力。

②假使天公下一阵微雨,把钱塘江两岸的风景,罩得烟雨模糊,把江边的泥路,浸得汗浊难行,那么这时候江干的旅客,必要减去一半,那么我乘船归去,至少可以遇见几个晓得我的身世的同乡;即使旅客不因之而减少,只教天上有暗淡的愁云溟着,阶前屋外有雨滴的声音,那么围绕在我周围的空气和自然的景物,总要比现在更带有阴惨的色彩,总要比现在和我的心境更加相符。

(郁达夫《还乡后记》)

作者在外漂泊流浪,郁郁不得志,最后一事无成,双手空空地返家来,心情是哀伤的,念头是灰暗的。这段话中“暗淡的愁云溟着”、“阴惨的色彩”都是运用了移就手法,因为“云”不会有人的愁绪,“色彩”也不会有阴惨的感觉,作者使用移就格,就把自己哀伤苦闷的

心情借助于“云”和“色彩”更好地发泄了出来,增添了语言的表现力。

③那天大雪,郁郁黄昏之中,送一个朋友出山而去。绒绒的雪上,极整齐分明的镌着我们偕行的足印。

(冰心《往事·二》)

“郁郁”是指郁闷、忧愁的意思,是人的一种感情状态;“黄昏”是一天之中的一段时间,不会产生感情。作者通过移就手法,将这两个词语联结在一起,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抒发了对人生匆匆、前途渺茫的感叹。

3.运用移就,可以使语言新颖独特,形象生动,耐人寻味,增添文章的艺术性。如:

①不想今日无端的萍水相逢,碰见了这个十三妹,第一件先从泥里救了我的性命,第二件便从意外算到我的终身。这等才貌双全的一个安公子,他还恐怕我有个不愿意,要问我个牙白口清,还不许不说,这个心地的厚,肠子的热,也算到了头儿了。

(清·文康《儿女英雄传》)

这是小说中侠女十三妹为安公子和张金凤姑娘做媒时,张金凤内心的活动。“心地的厚,肠子的热”是移就手法。“厚”和“薄”相对,“热”和“冷”相对,心本来是没有厚薄、冷热之分的,而这里作者通过移就手法,形容十三妹忠厚、热情、乐于助人、勇敢耿直的性格。语言简练,显得新鲜别致,耐人寻味,极大地增添了文章的艺术性。

②音乐节奏繁密,声情热烈,想来是最流行的“爵士乐”。在微微摇摆的红绿灯球底下,颤着酽酽的歌喉,运河上一片朦胧的夜也似乎透出玫瑰红的样子。

(朱自清《欧游杂记·威尼斯》)

“酽”本指汁液浓,味厚,把它和“歌声”联系在一起,作为移就词,用来修饰“歌喉”,生动形象地形容歌声的浑厚、甜润、有韵味,它起到了以味觉来补充听觉的作用,令人有更为真切的感受,不但新鲜别致、生动活泼,而且给文章增添了一种意想不到的艺术美。

③在这里出门散步去,上山或是下山,在一个晴好的五月的向晚,正像是去赴一个美的宴会,比如去一果子园,那边每株树上都是满挂着诗情最秀逸的果实,假如你单是站着看还不满意时,只要你一伸手就可以采取,可以恣尝鲜味,足够你性灵的迷醉。

(徐志摩《翡冷翠山居闲话》)

“诗情最秀逸的果实”中的“秀逸”一般是用来形容一种体态、气质,多用于人、诗、书、画等方面,这里通过移就手法用来修饰“果实”,生动而简练地描绘出了果园树上果实的各种特色,语言显得新颖、俏皮,增强了艺术性。

  评论这张
 
阅读(157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